user66170807的博客
凤凰博报 由你开始
http://qianyonghua.blog.ifeng.com
发表 管理 分类 简介 头像 功能 音乐 友情链接 模板 个性域名

人之恐惧从何处来?

2017-04-05 08:54:05 编辑 删除

归档在 我的博文 | 浏览 26 次 | 评论 0 条

人之恐惧从何处来?

一个人,在空旷的地方,慢慢地走着,天渐渐的暗了下来,不由四顾原野,瞅着星星点点的坟茔,风在耳边呜呜地吹着。我想,一定会被恐惧占了上风,如果又冷又饿,可以想象,这样的心态会愈来愈强烈。

人类自从诞生之日起,都在与恐惧作斗争,除非你天生神力,胆大包天,否则,在大自然面前,又有谁不会战战兢兢起来。环顾天地间之苍穹,人不过是渺小微物,实在算不了什么。翻阅人类历史,我们就可以看出恐惧无处不在,只有紧紧抱在一起,才能够在大自然肆虐面前苟且活着。

无私来自于大自然的逼迫,可以说,远古人类之所以能够团结起来,完全在于自身力量不够,没办法利用个人的力量来战胜一切。人类渴望超级英雄的出现,在古代的童话与神话故事中,我们常常看到超人的存在,他们悲天悯人,敢于挑战来自大自然的神力。

在人类屈服于大自然的淫威之时,我们更多地把大自然没办法解释的一切归结为神秘的力量,久而久之,社会就存在图腾,可以说,每个民族在与自然相处的过程中,都会以图腾的方式来安慰自己,妄图在禁忌中与自然达成默契。人类的迷信往往来自于挑战大自然的失败,他们在与大自然相处过程中,总是以偶然代替必然,把战胜大自然的希望寄托在神的身上。

人类在弱小的时候,就希望如婴儿一般,无论走到哪里,都会有神的庇护。孔子曰:“祭神如神在”,在怪力乱神群舞之时,伟大的圣人并没有完全否定神存在的意义。人类的纲常来自于对大自然淫威的暂时性妥协。恐惧在神秘大自然面前,我们无处不在。人们因为种种神秘力量的存在,偶然性变成了必然性,大自然似乎臣服于神的力量之下,许多神话从此产生,人类的图腾与禁忌似乎超越了大自然本身,让人从来到世界开始,就顶礼膜拜,仿佛天地间,神秘的存在才是最可怕的,人们渐渐有大自然的恐怖转移到对超自然力量上去。

只要人类存在的地方,神的力量完全统治一切。许多统治者,他们为了维护王权,巧接神的力量来威吓与压迫无知的臣民。“君权神授”在一定意义上宣判了神的力量可以让臣民屈服。正因为如此,古今中外,许多帝王,他们在创立并维护王朝时,都会以天的名义来威吓一切。

人类的自我觉醒来自于性爱,如果没有性爱的存在,人类一方面没有了繁衍,另一方面就会在禁欲中迷失自我,变得愚不可以及起来。伊甸园的神话看似人类遭受的苦难来自于不听话,上帝看上去取得了胜利,殊不知,从历史长河看,人类并没有失败,而是在痛苦的实践中拥有了可以挑战上帝的智慧。人类之所以成为万物的灵长,没有在物竞天择的环境中颓废下去,我看原因就在于智慧发出的光芒。

“潘多拉的盒子”,在神话的世界里,我们往往看到的是给予生存环境种种的灾难,殊不知,大自然的灾难是随时都存在的,只要希望之灯不变,我们就存在战胜自然的X因素。人生天地间,谁生下来都不是英雄,只有在不断地挑战自我中才能够看到希望,渐渐地,与天地相斗,变得其乐融融起来。

希望是人自我觉醒的力量,如果一个人在磕磕碰碰之中,没有了信念,满眼看到的尽是绝望,我们可以想象,这样的人要么在恐惧中恍恍惚惚的生活,要么在神的庇护下苟延残喘,无疑,在复杂多变的世界里,许多人都在这样的道路上行走,无情地挥霍着生命。

恐惧,在人的血液里流淌,只要你苍白无力之时,就会仰望上天,不断地折磨着内心世界。一个人“不喜亦不惧”,没有智慧的存在,一般情况下,很难做到。大智者,他们之所以忘乎所以,没有了恐惧,就在于看到了繁华背后的一切,知道生与死所赋予的意义。“人不畏死,奈何以死惧之”,天下间,人活着本来就是矛盾。一方面,活着意味着面临种种不确定的苦难,另一方面,不知道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,自然在死亡面前特别恐惧。痛苦的苏格拉底,我认为,关键就在于一个人想要在繁华世界找到自我,维系真理,往往会不由自主地痛苦起来,如屈原一样“路漫漫其修远兮”,尽管随时都在“上下而求索”,难免智者在困顿之时会发出“知我者,谓我心忧,不知我者谓我何求”之感叹。

孟子强调人之磨砺的重要性,殊不知,人再怎么伟大,都不可能超越上天,否则,先生也不会提出“天降大任于斯人也……”的言辞。由于人类认识的局限性,不同时代的智者当然不可能完全克服恐惧,都会在困境面前战战兢兢,随时都有可能与大自然妥协起来。失败意味着恐惧的诞生,我们在大自然面前,常常会问自己,到底怎么回事,到底是不是上天的惩罚。科学在发展,人类在进步,认识不断在拓宽,然而,来自于生与死的思考却没有停止。人自从来到这个世界,十有八九都在好奇与恐惧中审视着一切的变化,无论你如何的增长智慧,都不会忽略生老病死的轮回。“未知生焉知死”,在人类社会,我们更多地把死亡作为禁忌来看待的,许多人在嘈杂的环境中不断地奔波,只要有人提出了死亡的话题,立马会一百个不如意,恐惧会占据整个精神世界,尽管死亡无处不在,但人们宁愿没有死亡的存在。只有那些从名利场上退下来,皱纹布满了脸庞,拄着拐杖走路,才能够在夕阳下,满心思地在想着死亡到底是什么样的味道。

人之死亡,在生活中,随时都在考验着一个人的神经,我们在感叹之余又不免回避,似乎死亡永远是人家的事儿,自己似乎永远活着。不知为什么,人之恐惧往往在陀螺式的生活中渐渐麻醉起来,往往忘记了死亡伴随着恐惧充斥着整个世界。智者之所以痛苦,就在于看到了死亡与活着如一个硬币的两面,谁也不能打包票,明天依旧看到美丽的阳光。死亡的最可怕不是来源于突然变故,而在于知道了生命的长度,那种与生俱来的恐惧,十之八九,人是在恐惧之中无奈死去的。

鲁迅先生就曾经说过这样的故事:一个人家生了小孩,许多人送上了恭维话,发财啦,升官了,长命百岁啦……只有一个人说小孩子将来会死,却遭受了其他人的白眼,主人更是一百个不高兴。事实上,人哪有不死的道理,只不过生命长短不一而已。人们为了益寿连连,要么求救于神灵,渴望平平安安,在世间无忧无虑的活着,要么寄托于科学,希望先进的医疗水平可以让自己度过难关。为什么渴望生命不断延长,我想大概是死亡的恐惧超过一切,谁都不甘心在虚无中消失一切。

宗教与科学,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人与生俱来的恐惧。事实上,宗教以人之存在魂灵来说明死亡并不可怕,不过是到另一个世界去生活,再说了,轮回寄托着人死亡后再生的希望。科学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给予人类更好地生活环境,不需要无情地遭受大自然的肆虐,尽可能逃避无辜之死亡。天文地理,人们似乎都在谈论到底该怎么样,生命可以更长的延续,殊不知,生命不可能永远延续下去,再说了,一些生命的存在不过是苟延残喘,又怎么会产生生命的意义与价值呢?“老而不死是为贼”,生命的思考,如果停止在生命本身,而不是决定着其存在的价值。

在天地之间,我们有必要敬畏大自然,懂得恐惧存在并不可怕,关键在于到底如何坦然面对生与死,才能够更好地在人生道路上让科学与思想幸福前行。(钱永华


有不一样的发现

0
上一篇 << 追溯问题孩子背后的问题      下一篇 >> 让幸福家访进行到底
 
0 条评论 / 0 人参与 网友评论 跟帖管理

关于博主

user66170807

欢迎您来我的凤凰博客!

博文相关

凤凰博报微信